网站首页 区情简介 天心要闻 媒体报道 热点专题 影像天心 理论探讨 百姓呼声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区情简介 > 正义的救赎丨无罪!聂树斌案案情回放

区情简介

正义的救赎丨无罪!聂树斌案案情回放

作者:admin发布日期:2019-03-10 00:25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

  聂树斌,男,1974年11月6日出生,汉族,河北省鹿泉市下聂庄村人,原鹿泉市综合职业技校校办工厂(鹿泉市冶金机械厂)工人。

  1994年8月5日,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附近发生一起杀人案,当时的石家庄市郊区公安分局组成“8·5”专案组并将犯罪嫌疑人聂树斌抓获,警方随即宣布破案。1995年3月3日,聂树斌案件进入一审审理程序,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以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妇女罪,向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审理了此案,于1995年3月15日作出(1995)石刑初字第5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认定:“聂树斌于1994年8月5日17时许,骑自行车尾随下班的石家庄市液压件厂女工康某,至石郊孔寨村的石粉路中段,聂树斌故意用自行车将骑车前行的被害人康某别倒,拖至路东玉米地内,用拳猛击康的头、面部,致康昏迷后,将康某。尔后用随身携带的花上衣猛勒康的颈部,致康窒息死亡。”据此判决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权利终身;犯妇女罪,判处死刑,剥夺权利终身。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权利终身。

  聂树斌不服,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本案由此进入二审审理程序。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1995年4月25日作出(1995)冀刑一终字第12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认为:上诉人聂树斌拦截妇女、杀人灭口,情节和后果均特别严重。原判决认定事实正确,对被告人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的量刑及民事赔偿数额适当;对妇女罪量刑重,判决“维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1995)石刑初字第5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聂树斌死刑,剥夺权利终身及原判决第(二)项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丧葬费及其他费用贰仟元整;撤销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1995)石刑初字第5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对被告人聂树斌犯妇女罪的量刑部分;上诉人聂树斌犯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与故意杀人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权利终身”。

  据此,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予以改判,以罪判处聂树斌有期徒刑15年,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1995年4月27日,经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核,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2005年1月18日,已经沉寂将近十年的聂树斌杀人案因为王书金的出现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

  河南省荥阳警方在当地某砖瓦厂内抓获一名可疑男子,经审讯该男子供出自己的真实姓名叫王书金,河北广平人,曾在河北省多名妇女并将其中4人杀害;河北广平县公安局迅速将王书金押回河北并带其到所交代的作案现场进行指认。在石家庄郊区(现属裕华区)孔寨村附近指认当年作案现场时,受害人康某的亲友告知:这起案件早被当地警方宣布告破,聂树斌早已于十年前被执行死刑。据此,聂树斌杀人案再度进入社会大众的视野,康某被奸杀案件之“一案两凶”的结果也随即引起了社会各界尤其是法学界的高度关注。

  2006年4月11日,邯郸中院开庭审理了王书金一案,据参加庭审的相关人士称,在庭上王书金再次供认他杀害康某的行为,但被法官以“与指控无关”为由打断,被公诉方以“查无实据”驳回。时隔一年之久,2007年4月,邯郸中院以罪和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王书金死刑。

  聂案再次出现戏剧性的转变,被判处死刑的王书金向河北高院提出上诉,理由是检察院未诉其杀害康某的罪行,从而导致无辜者聂树斌蒙冤。

  2007年7月31日,河北省高院二审非公开开庭审理了王书金一案,据参加庭审的知情人士透露,王书金在庭上继续对杀害康某供认不讳,并表示不想冤枉任何无辜者———他说,知道自己的忏悔不会改变死刑结果,但仍要上诉是因为不想让好人替自己背黑锅;之后,一直拖延至2013年,分别于6月25日和7月10日在邯郸进行了第二次和第三次庭审;9月27日,河北省高院宣判,驳回了王书金的上诉,维持原判。二审裁定书认为,王书金3名妇女,杀死其中2人,杀害未遂1人,犯罪手段残忍,情节、后果均特别严重,虽有自首情节,亦不足以从轻处罚。而对王书金及其辩护人所称王书金主动供述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杀人案系其作为,属重大立功的意见,河北省高院认为王书金的供述与该案相关证据不符,不予采纳。检方认为该案不是王书金所为的意见,获得法院支持。

  聂树斌母亲在王书金案宣判后呼吁最高法院复核王书金死刑时“刀下留人”,并启动聂树斌案再审。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披露,备受关注的聂树斌案将由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复查。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复查认为,原审判决缺少能够锁定聂树斌作案的客观证据,被告人作案时间、作案工具、被害人死因等存在重大疑问,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不能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性,建议最高人民法院重新审判该案。

  最高人民法院同意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意见,于2016年6月6日决定提审该案。6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决定该案由第二巡回法庭审理。

  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认识,同时在思想上要进一步强化防范冤假错案的意识,要像防范洪水猛兽一样来防范冤假错案,宁可错放,也不可错判。错放一个真正的罪犯,天塌不下来,错判一个无辜的公民,特别是错杀了一个人,天就塌下来了。

  现代社会对生命权价值的最大挑战之一就是死刑冤错案的出现。死刑冤错案的出现与立法机关、行政机关及司法机关未妥当履行保护生命权的宪法义务密切相关。

  刑事错案的发生在任何社会、任何国家都不可避免,对刑事错案的预防与救济是任何法治社会所不懈追求的。

  近年来,诸多刑事冤案尤其是死刑冤案的曝光,引发了全社会的极大关注,也深深地触动了法律人的敏感神经。刑事冤案是对人类文明和正义底线的挑战,具有非常严重的危害性,其不可避免,却可有效加以防范,更应得到依法纠正。本书以呼格吉勒图、张氏叔侄等近期极具轰动效应的十大刑事冤案为素材,以新刑事诉讼法和当前的司法改革为背景,以独特的视角和鲜活的语言揭示了刑事冤案在中国当下易发生、纠正难的深层原因。因此,本书不是简单的冤案剖析,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普法”,更不是在解释某些条文和制度,而是为了对我们的诉讼制度和司法体制进行反思,并勾勒法治和正义下的阴影,以最大限度地避免刑事冤案。

  李奋飞,法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兼任中国人民大学诉讼制度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律师业务研究所副所长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等职。

  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认识,同时在思想上要进一步强化防范冤假错案的意识,要像防范洪水猛兽一样来防范冤假错案,宁可错放,也不可错判。错放一个真正的罪犯,天塌不下来,错判一个无辜的公民,特别是错杀了一个人,天就塌下来了。

  刑事错案的发生在任何社会、任何国家都不可避免,对刑事错案的预防与救济是任何法治社会所不懈追求的。人们在痛恨刑事错案发生的同时,对刑事错案救济机制的构建给予了充分关注。

  2003年5月18日,张高平、张辉叔侄俩驾驶货车从老家安徽歙县前往上海,途中带上了女同乡王冬,她经别人介绍搭叔侄俩的顺风车去杭州。次日,王冬被发现死于杭州西湖区一水沟里。而原本好意施惠的张高平、张辉没有想到,自己成为了重大犯罪嫌疑人;他们更没有想到,这只是叔侄俩命运跌宕的开始。

  1994年8月5日,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附近发生了一起杀人案。当年9月23日,年仅20岁、略微口吃的嫌疑人聂树斌被擒获。次年4月27日,聂树斌被执行枪决。2005年1月18日,一位名叫王书金的男子的出现,让已经沉寂近十年的孔寨村杀人案发生了戏剧性的转折——王书金交代,连同该案在内的4起奸杀案系自己所为。一案两凶,谁是真凶?引起轰动。

  从焊工到杀人凶手,从被捕到枪决,从生到死,聂树斌只经历了217天;然而,追寻与正义的脚步,却走了整整20年还未能停歇……

  2010年5月9日,“杀害”同村村民在监狱已经服刑多年的河南商丘农民赵作海,因“被害人”赵振裳的突然回家,被宣告无罪释放。透视这场血淋淋的冤狱悲剧,我们发现了赵作海明显不同于其他蒙冤者之处:虽然根本没有杀人,但面对法院的“故意杀人罪”判决,他却没有申诉!

  冤案之酿成让人愤恨,不申诉之举动更让人错愕。那么,到底是什么让这个“原本脾气很不好”的赵作海选择了逆来顺受……

  2013年8月13日,因“故意杀人罪”已经失去人身自由近17年的于英生,被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宣告无罪释放。冤狱始发于1996年12月2日上午,于英生的妻子韩露在家中遇害身亡。当时,于英生的身份是安徽省蚌埠市东市区区长助理;而此后十余年,他的身份只有一个——“杀妻者”。

  哪怕,于英生其时是市委组织部重点培养的“跨世纪干部”;哪怕,在办案过程中已经出现了DNA鉴定意见和指纹鉴定意见这样的关键无罪证据……

  “现在已经是3月底了,……我心里虽然清楚自己是清白的、无辜的,却只能眼睁睁地等着被冤死,而无法改变一审法庭主观枉断的结果……”“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做鬼也不会放过那些制造冤假错案的人,我到了阴间一定要找王晓湘问一问,到底是谁杀了他们?为什么要我来背这个黑锅?……”

  这是杜培武一审被判处死刑后、在等待二审的煎熬日子里写下的遗书,这是一位妻子被杀、作为重大犯罪嫌疑人而身陷囹圄的丈夫所遭受的折磨,这是一个无辜生命在“走向”刑场之前的恐惧和哀鸣!

  在一起案情简单的案件中,一位根本就没有作案时间的外乡人,却在被办案人员视作“定案铁证”、实则有重大瑕疵的辨认笔录下,成为了令人发指的犯!

  这个离奇曲折的冤狱故事发生在张海生身上。2003年12月12日晚上11时,湖北省老河口市农民张海生到河南淅川县仓房镇串亲戚时,突然被淅川县仓房镇派出所的几个便衣叫去接受询问。睡梦中被惊醒的张海生感到即诧异又惊慌,他更不知道,这一去,再回来已经是一年多的光景……

  罕见原因之一在于其颇为曲折的诉讼过程,案件曾遭遇检察机关三次退侦,法院两次不予受理、三次有罪判决和三次发回重审;罕见原因之二在于其曾一度因处理棘手而成为束之高阁的悬案,任李怀亮一直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被羁押却“无人问津”;罕见原因之三在于一份隐藏在案件背后、被网络曝光并迅速发酵的“死刑保证书”,据称,这是法院为了维护社会稳定,而与被害人亲属达成的“对李怀亮判处无期徒刑,最好判死刑,亲属就绝不上诉、缠诉”的协议!

  ,湖北省京山县雁门口镇何场村人,因“涉嫌杀害妻子”沉冤11年,昭雪原因是“亡妻”突然“复活归来”;杨五香,之母,在为儿子辩污的艰辛之路,因反复和申诉被关了九个月,出看守所后三个月去世;倪乐平,原天门市石河镇姚岭村村委会,因携几位村民出具了一份“良心证明”,而从此被厄运改变了生活轨迹……潘余均,京山县公安局巡逻大队教导员,当年案件的经办民警之一,在冤案曝光后被调查专案组带走隔离审查,2005年5月25日,他被发现在一墓地内自缢身亡……

  无论是“冤狱发生中”的一个个令人心酸悲愤的故事,还是“冤狱发现后”的一幕幕人们同样不想看到的场景,我们需要从中反思和警醒的很多很多……

  “1.本案被害人(石小荣)80%尚在人间,(被杀者)90%不是石小荣的尸体。2.案中证据能证明的正是滕兴善绝非杀人,也不会杀人,也无条件杀人。办案人员则:一不深入调查,二不认真通盘研究,三求功心切,非法逼供,四草菅人命,目无法纪。3.希望中院冷静,高院认真,实事求是,为时也还不晚。反之,迁就中院,朱笔一点,冤杀者死不瞑目,办案者将依法追究,后果不堪设想——望三思。”这是一份落款日期为1989年1月24日的《申诉状》,后面还附有当地上百名党员、干部及村民请求“枪下留人”的签名。

  然而,4天后,滕兴善还是被执行死刑;然而,4年后,“被害人”石小荣“果然”复活回家;然而,直到15年后,滕兴善的女儿才从母亲处获知石小荣未死,这个惊天冤案方浮出水面……

  “没有自救的途径,没有获知自己被起诉缘由的权力,没有了解他所生存的世界的庞大系统的权力,他所能做的,就是毫无目的的挣扎,然后死去。”这是卡夫卡小说《诉讼》里的情形,也是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毛纺厂一位年仅18周岁的职工——呼格吉勒图所遭遇的不幸。

来源:未知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地方网_看家乡事_品故乡情   承办单位:中地方网_看家乡事_品故乡情
新闻热线:      
技术支持:地方网_看家乡事_品故乡情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