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区情简介 天心要闻 媒体报道 热点专题 影像天心 理论探讨 百姓呼声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区情简介 > 甜果还是苦果? 中俄贸易黄金时代何时到

区情简介

甜果还是苦果? 中俄贸易黄金时代何时到

作者:admin发布日期:2019-04-14 04:07

  《中国经营报》:中俄作为两个相邻的大国,历史上就有密切的往来,特别是新时期两国关系正常化以来,中俄的边境贸易往来密切,说起中俄贸易大概有不少可圈可点的地方。双方在对方的贸易形象如何呢?

  陆南泉:1993年前,我国一些不法商人趁俄市场产品短缺,组织大批的伪劣产品进入俄市场,对中国产品的形象声誉有极大的损害。例如:一些南方产的旅游鞋被戏称为“礼拜鞋”,穿一个礼拜就破。另外,当时我们的边贸政策导向也有问题,边境地区搞“全民皆商”,农民也可以做对外贸易,甚至有释放犯、通缉犯等等也从事中俄边境贸易活动。这种破坏性的开发俄罗斯市场,导致中国人、中国产品的形象也受到损坏。同样,俄罗斯国内市场也有很多不规范的地方。互相之间的欺骗都比较多,也有中国商人收不到货款的情况发生。

  黄一丁:我在做莫斯科天客隆的报道之前特意到北京的雅宝路市场(北京对俄贸易的重要集散地)去了解了一下,发现即使是现在,我们出口俄罗斯的商品也质量不高,也就是天意之类的小商品批发市场的水平,或许稍微好点,好点儿也有限。有一点可以肯定,在这里出口俄罗斯的商品绝对不能代表中国产品的实际水平。

  陆南泉:最近我去了绥芬河、满洲里等地,感觉中国商品的形象在改善。具体说就是产品质量有提高了,比较耐用了,但是花色款式上还是比较陈旧的,的确不是我国最好的产品。以服装为例,我国南方地区外贸加工出口的欧版服装质量就很不错,但是我在中俄边境城市看不到这类产品。

  黄一丁:我在采访中听天客隆的管理者介绍,莫斯科天客隆的产品非常受欢迎。比如针织服装中国制造的并不比德国等欧洲国家的质量差,但是价格便宜,俄罗斯消费者很喜欢。据介绍有俄罗斯人说,原来中国货也有好东西。当然,这也跟我国自身的经济发展有关,1993年的时候,国内的产品质量普遍不高。而近年来,中国国内的产品质量也上了一个层次,想找那些破烂也不太容易了。从莫斯科天客隆的经营来看,打入俄罗斯的市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经营一段时间之后,的确有丰厚的利益。从天客隆的经验看,对俄贸易是颗先苦后甜的果子。

  陆南泉:俄罗斯是国际公认的贸易风险比较大的地区,对俄贸易的风险比较大。日美在独联体刚成立,俄经济困难的时候,对俄的经济帮助或者无偿援助都有一部分额度并不直接投入俄罗斯,留有一定的比例,给对俄发展贸易的商人一定的保险。我国没有类似的机制,商人的风险都要自己承担,这导致中国商人对从事对俄贸易的积极性不大。虽然10年的时间,双方符合国际规范的机制不健全,比如:银行结算、出口信贷保险、仲裁等权威性很弱,贸易安全没有保证。结算要通过第三国,或者现金交易,风险很大。

  黄一丁:就我了解,在我们的对俄贸易中,有很大的不规范性。俄罗斯恰恰又是高税率、高管制型国家,是中国关税的两三倍;“莫天”曾做过计算,如果完全按现有俄罗斯税率规定交税,企业所得94%全得交税,根本没办法获利。正规的国有企业、政府项目不敢走旁门左道,在竞争上自然吃亏。很多个体户们都可以走那套“包机包税”逃避商检和关税的路子,运货成本至少低45%,而且少了诸多环节的麻烦。但是风险性加大。

  陆南泉:提到“包机包税”是一种类似走私的行为,中国商人用包机将货物运到俄境内,运输费已经付了,并且额外的付出了一部分类似税费的费用。但是货物在俄落地之后,没有税单。俄方海关落地后认为没有税单,不能算已经付费,没收中国进口产品。中国人认为机票运输费都已经一次性付出了,不会再付给海关费用。经常会因此引发纠纷,有的甚至会使货物在海关滞留几个月之久。

  需要指出的是,这种包机包税的方式,通常是得到了官方的某种默许的。为什么俄方会默许这样的形式呢?因为如果严格按照俄罗斯的税法纳税,商人就没有利润,或利润很低。俄罗斯相当一部分海关、飞机、运输的人员,包括一些上层官员都靠这个吃饭。要想根治这种不规范的市场行为,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之所以如此是有深刻的社会根源的。但是如果从中俄贸易的长远发展考虑,必须要整顿这种不规范的市场行为。

  黄一丁:我听说过很多对俄贸易中的故事。比如,商人为了偷逃税款,贿赂海关人员,火车、飞机的乘务员。另外,有的商人为了逃税,通过飞机的乘务人员往来携带现金。曾经有这样的事情,如果让飞行员带1万美元左右数额比较小的时候都很顺利,一旦带的比较多的时候,马上就会莫名其妙地遭到检查没收。搞得中国经商者有苦说不出。另外,社会治安问题也是困扰中国商人的大问题,俄罗斯的黑社会也有一定的势力,并且有的跟官员有勾结。这样在俄经商的额外成本很高。

  从1999年2月酝酿计划开办“莫天”起,到次年3月“莫天”发生商品断档期间的一年多时间,俄罗斯光总理就换了3个,海关委员会主席换了4个,而海关关长竟然换了6个。

  而从1999年2月起,卢布对美元的比价从1美元兑8.9卢布,升至1美元兑16卢布,又升至超市开业时的1美元兑26卢布。汇率风险可想而知。朝令夕改之下经营之难也可想而知。中国商人要想在俄罗斯合法经营并且谋利的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陆南泉:中俄之间的倒包贸易也是中俄贸易中不可忽视的部分。据某口岸的统计,每人2包,每包2000元人民币,每天1000人的流量,一年下来数量相当可观。这部分交易都是现金交易,也有很多不规范的地方。按两国政府海关统计,我国对俄贸易有相当大的逆差。俄罗斯说如果计算这种倒包的贸易额的话没有逆差,倒包贸易额难以统计,据俄方估计,每年可达40亿~50亿美元,中方的估计数字为20亿~30亿美元。

  《中国经营报》:俄罗斯对进口商品的商检也比较严格?并且商检等通过海关的手续也比较繁琐,这方面的情况到底如何呢?

  黄一丁:俄罗斯商检采用欧洲标准,极为繁琐。天客隆的一批货约30个集装箱,7000多种商品,按规定都必须分类检验,光商检就要5个月的时间。如:18种酱油就要配上18种商检证。而且“莫天”的多达上千种的食品、调味品等都必须报上其“成分组合”。第一年光商检费就花了30多万美元。

  此外,有关俄方人员还不断地以检查为名私拿商品,第一批被俄方人员无偿拿走的商品价值就达11万美元之多。

  《中国经营报》:贸易是否具有互补性是两国之间贸易合作的基础。那么中俄之间的贸易是否具有互补性呢?

  陆南泉:应该说中俄贸易的互补性很强,但是两国之间的进出口结构过于单一,使这种互补性很脆弱。能源、原材料、化肥是我们很需要的进口产品,我们的轻纺工业、食品等也是俄罗斯需要的。但是不像西方国家,我们可以购进的东西很多。俄罗斯的外汇收入增加后,也可以采购西方的食品等,对于我国的食品检验的严格程度多少有担心。目前,我国对俄出口服装、食品、机电等产品占贸易额的80%。

  2001年1到5月份,两国的贸易总额是37.8997亿美元,增长幅度是43.4%,因俄罗斯的国内经济形势好转,需求增加了。

  中国的主要出口产品是服装、鞋类、粮食和机电产品,俄对中出口钢锭、化肥、成品油、原木、纸浆、冻鱼品种比较单一。

  陆南泉:中俄贸易的最大问题从宏观上看两国的经贸关系不稳定,从1992年起50多亿美元/年,到1993年发展到外贸额接近77亿美元/年。但是双边贸易额此后很快开始下降,1994年开始,到1996年降到50亿美元左右,此后徘徊在50亿到60亿美元/年,不稳定。去年80亿,今年预计可达100亿。与对美、日贸易逐年递增相比,对俄贸易的不稳定性突出。

  造成中俄贸易额徘徊的原因之一,1993年以前,内市场困难,需求比较多,中国市场相对供应充足,服装、食品等中国商品大量进入市场。当时西方没有进入俄市场,内的情况是经济非常困难,物资短缺、外汇短缺。以易货贸易为主,占80~90%。之后,随着俄罗斯的经济情况的好转和西方国家进入俄市场,贸易额下降。原因之二:俄调整对外贸易,加强管理,提高关税、实行许可证制度等,如原来对中出口的木材、水泥、钢材等的关税提高了,中国引进困难了。原因之三:我国国内政策的调整,经济过热后压缩基建规模,对俄传统的基建类进口产品需求减少。

  陆南泉:从去年开始俄罗斯的经济形势好转,去年GDP增长7.6%,是9年来最高的增长率,今年前几个月的增长率为4~5%,预计今年不会超过去年的水平,但也是比较高的增长率。

  中国经济要实现持续性发展,有很多影响我们的经济安全的因素,如水、粮食、石油问题等。比如石油问题,我们自己的资源有限,购买成品油、天然气的风险太大。俄罗斯离我国比较近,远东地区石油天然气资源丰富,双方合作开发石油有发展前途。

  两国之间最有发展前途的是能源贸易。俄是世界上石油天然气资源最多,储藏最丰富的国家。而且油气资源主要在西伯利亚远东地区,邻近我国。天然气从西伯利亚的伊尔库斯克经进入我国到北京,天然气管道投资100多个亿美元。连云港的核电站是跟俄罗斯合作的项目,一个项目几十个亿美元。

  黄一丁:目前看来,双方的经济发展形势都比较好,双方的需求都加大。这对双方的贸易发展是有利的。再加上两国关系的因素,预计中俄贸易将会有比较大的发展空间。

  陆南泉:对中俄两国实现外贸多元化都有意义。我国GDP的25%靠出口实现,不开拓国外市场,开拓另外的渠道是不行的。欧美固然重要,俄罗斯市场也应扩大。扩大是相互的。不仅是俄罗斯,还有中亚国家、东欧国家。

  黄一丁:我认为,发展对俄贸易是中国外贸的突破口之一,无论是政府的形式,还是企业联合的形式,都要积极开拓市场,摆脱对西方国家市场的依赖。这对中国外贸的发展是有益的。

  陆南泉:中俄贸易的总体水平不高。不仅仅是贸易额小,还表现在双方的贸易合作水平低。两国是邻国,而且都是大国,双方的经济贸易合作主要是商品往来。双方的贸易合作没有相互投资、合作生产、技术领域的合作等高层次的贸易往来很少,1999年的资料,俄在中投资不到2亿美元,过去也很少。投资合作的项目也多集中在小商店、小饭馆等,少有大的合作项目。

  中俄在科学技术的合作发展前景也很广阔。虽然有各种因素造员分流,但是前苏联70%~80%的技术力量在俄罗斯。军事技术领先于世界,并不落后于美国,最近新研制的ps-30导弹就很先进。生物技术领域也有优势。在烟台有跟俄罗斯合作的开发区。在哈工大开了一个高科技合作示范区。航空工业、航天工业的合作,这种经济技术合作对经济的影响很大,可以提高双方经贸合作的水平,是今后发展的大趋势。

  黄一丁:中俄的贸易合作涉及到整套外贸机制。中俄合作应该充分利用互相的优势。现在中俄贸易之间的非正规军太多。天客隆也不过是一个流通领域。像重工业这些技术含量比较高的领域合作很少。我听说开发西北正在计划利用俄罗斯提供的电。

  黄一丁:除了上面说的这些,还要积极开发一些新的合作领域,比如明年中俄双方开发的劳务合作。我们的农民到黑龙江去,在冬天能种出来的大葱、白菜、圆白菜等,俄罗斯却种不出来,这里就有技术问题。俄罗斯的土地多,劳动力少,基本上是机械化的,是分工的播种的管播种,收割的管收割。中国的农民特别是南方的农民基本上都是个体的,从秧苗、管理到收割,他都要管起来,整个过程一个人都会,并且在农业技术上我们是有优势的。

  《中国经营报》:中国入世在即,俄罗斯也在积极申请加入WTO,那么中国入世后会对两国贸易产生什么影响呢?

  陆南泉:实际上,俄罗斯对中国进入WTO是有顾虑的,担心中国入世之后对西方国家的关税水平降低之后与西方国家的贸易合作更多,这样对俄贸易的比重就更少了。但是这个时期是短暂的,据说俄罗斯也正在加紧申请加入世贸,估计三年内应该有结果。

  黄一丁:WTO实际上不是一个开放,现在开放基本上是到头了,与其说是开放,不如说是融入,就是要走出去。“天客隆”所反映出来的是目前中国人在心态上没有真正做好心理准备。不能边缘开放,而不主体开放。物质流、信息流、能源流的“三流”开放、耗散结构。这样的东西才有极大的集聚和发展。走出去的不应该只是小商小贩。这种事情自身的潜能和自身的潜量是会逐渐改变的,智慧含量、科技含量、实力的含量,是会逐渐地显现的。这是要有一个过程的。中国的市场形象不是雅宝路式的,南方的一些市场就非常欧洲化。同样的东西,俄罗斯人为什么认德国货。

  经济是就贸易谈贸易,这是中国典型的部门主义习惯。其实,很多东西已经超出了贸易的概念。如果不出来一个天客隆的事,可能南方的人永远不会想到我会把我的东西弄到那里去,而美国则有大量的口岸,很多是在香港,他们有很多人在玩这个事。为什么弄不好,就是由于种种障碍,中国的商品过不去。

  陆南泉:远东地区的国际化是不可避免的。俄罗斯学者和西方学者都提出,远东地区资源丰富,而技术、资金都短缺,因此,日本的资金、技术和中国的劳动力等都需要。

  黄一丁:俄罗斯人的一个错误观念就是老怕别人占了他的地盘,挣了他的钱。远东的农业、建筑业都能发展起来。

  陆南泉:两国的发展从经济来看、从资源条件、从科技条件来讲潜力都是很大的,合作前景广阔。目前的合作领域在拓宽,不是在封闭。去年80亿美元,今年100亿美元,今年头5个月40亿美元。

  黄一丁:其实天客隆这类企业进入俄罗斯市场的目的,不仅仅是瞄准俄罗斯市场。目前,天客隆已经开始树立自己的品牌形象,向远东扩展,进入这种中间国家的市场,比进入欧美市场的难度要小得多。对中国产品重塑中国形象大有益处,这才是中国货!海参崴、共青城(西伯利亚的首府)都将在近期开设“天客隆”连锁店,借助“莫天”,天客隆已经成功地进入了俄罗斯零售业,并且看到“莫天”的成功,已经有其他独联体国家主动邀请“天客隆”去开店了。

  陆南泉:在今年早些时候的哈洽会上,有人就提出要把更多的“天客隆”做到俄罗斯去。而借助在俄罗斯贸易的成功经验,开发其他独联体国家和东欧国家才是更有意义的一件事。

来源:未知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地方网_看家乡事_品故乡情   承办单位:中地方网_看家乡事_品故乡情
新闻热线:      
技术支持:地方网_看家乡事_品故乡情建设